5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02:52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护工在为陈怡的母亲洗脸。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伊丽苏娅说,植物人也是有其生命权和健康权的,随着社会发展,这个群体会越来越庞大。政府有关部门应该用前瞻性的眼光,基于植物人的特殊性和特殊需求,早日为植物人群体提供一些政策依据和制度安排。“只有政府定位了,提出政策导向,下面才能根据政府主导,调动更多社会力量帮扶植物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岳母成为植物人后,陈怡的丈夫老宦就逐渐停掉自己开了12年的装修公司业务。岳母住院时,他要经常给妻子送饭,陪她求医问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家不是不了解,而是不愿意去了解这个群体。”一位专注于植物人治疗的医生说,植物人大多散落在底层,基本是被放弃的一群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高宁,跟我碰碰脑门子。”孟红(化名)像一个初为人母的妈妈爱抚婴儿一样,侧身低头柔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托养中心是去年春节后搬到这里来的。创始人相久大以前是密云区人民医院的一名神经外科医生。因为工作关系,他每年都会接触到植物人,据他了解,普通医院和养老院都不愿接收植物人,医院是出于医疗资源有限和经济效益的考量,养老院则嫌照顾这类病人麻烦,而且容易和家属产生纠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有印度人直接跑到谷歌应用商城的官方推特下,在每个推文的评论区里刷屏质问为什么下架了这款APP。不过,一直在评论区和网友互动的官推小编,则没有回复这类评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第三次化疗后一周左右,高宁陷入了昏迷状态。医生告诉孟红,高宁将成为一个植物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春节前,她决心把母亲接回家照顾。单位离家很近,她经常中午回家看看母亲,再回来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也有相当部分的印度网民不认同这个想法。一个来自新德里的网友就挑出了瓦尔西推文的标签称:“你发这条推文的苹果手机,就是中国生产的。你把手机送给我吧,我来证明你真的下定决心抵制中国了。”